國內激光器市場需求量巨大 國產激光器廠商發展迅速

來源:激光制造商情    關鍵詞:國內激光器, 國產激光器廠商, 普林激光,    發布時間:2019-07-13

設置字體:


天津凱普林激光科技有限公司 顧新華博士


1. 《激光制造商情》:您好!很榮幸您能接受我們《激光制造商情》的采訪。天津凱普林激光科技有限公司專業發展超快激光器已有近2年時間了,如今團隊發展情況如何?

顧博士:非常感謝激光制造商情,讓我們有機會把我們展現給全國的激光同行們。時間真的過得很快,天津凱普林激光科技有限公司從2017年8月份注冊成立到今天已經有一年半多的時間了。在這一年半的時間里,凱普林激光得到了長足的發展, 成績喜人。 目前我們有員工近40人,其中博士3人、碩士20人,已經基本搭建完成研發、工程、生產、市場銷售、應用等各個部門。公司目前可利用面積3200平方米,其中包括800平方米的潔凈間做為我們的生產制造場地。

2. 《激光制造商情》:目前公司在售的產品有哪些?它們分別有哪些技術優勢?

顧博士:現在公司可售產品有近20種, 主要在飛秒和皮秒兩個平臺。在皮秒激光器方面我們能做到的最高功率是100瓦(已經在實驗室驗證完畢)。在產品方面有從10瓦到80瓦的各個功率段的全部皮秒紅外產品;同時在此紅外皮秒基礎上我們也有對應的綠光和紫外產品并開始在客戶端接受驗證,但是相對于皮秒紅外產品的成熟度來講綠光和紫外還有很多改進的空間。在飛秒激光器方面, 我們有高能量(大于50微焦耳)和低能量(小于10微焦耳)等多個設計以滿足不同的客戶需求。

我覺得我們的技術優勢在于我們的研發實力和我們對于激光器的有別于國內大多數同行的整體設計理念。我們的激光器更接近于國外激光器的使用方式和邏輯控制,并且我們對脈沖的調制和控制技術已經在國內處于領先地位,我們不僅僅有PSO (或者稱為POD, Pulse On Demand) 功能,并且我們可以實現對脈沖串中各單個脈沖相對強度的調節和控制。

3. 《激光制造商情》:2017年國產皮秒激光器企業迅速增加,到2018年至少在皮秒激光層面競價很明顯,是什么原因導致,您怎么看待?

顧博士:在大家熟悉的納秒紫外、皮秒紅外、飛秒紅外激光器中間,盡管皮秒算是超快的一種(有點高大上的感覺),但是其實皮秒激光器是最容易做的。從光學設計上來說它就是種子加放大,沒有飛秒要求的脈沖展寬和壓縮等復雜設計,也沒有納秒紫外激光器由于腔內振蕩而對機械穩定性那種苛刻的要求。只要有種子和放大器,誰都可以把皮秒激光器搭出來。加上這1-2年來市場上對皮秒激光器需求的日益增加,皮秒激光器生產廠家的迅猛發展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是據我來看新出現的皮秒生產廠家中有50%以上是沒有競爭力的,第一是因為他們沒有自己的核心器件,第二是他們對激光器的控制系統離工業要求相差太大。

但是由于這么多皮秒激光器廠家的出現,市場價格體系已經開始被破壞, 我預計2019年底到2020年初,中功率光纖激光器的價格亂象會在皮秒上復現。這不是好事。我個人認為良性合理的價格競爭會有助于市場的推廣讓更多的應用脫穎而出并且促使企業加強對成本的控制、減少浪費,但過低的價格只能降低企業對研發投入的能力和熱情,到最后國內激光器仍然會落后、受制于進口激光器, 尤其是在高端激光器方面。

4. 《激光制造商情》:超快激光器的工業應用主要跟消費電子與特殊材料加工緊密相關,目前應用端需求量沒有明顯放大,沒趕上激光器供應量,供大于求,有哪些原因造成的?

顧博士:前幾年皮秒和飛秒激光器偏高的價格制約了其應用的拓展,所以主要的應用在于跟3C相關的領域以及對特殊材料的加工。但是這一年來我看到了市場對新應用的渴望。相對于超快激光器有能力做到的,目前的已經開發出來的應用只是冰山一角, 所以我期待有更多的人才、更多的企業投身到新的應用開發中來。

盡管中國對激光器的需求量非常大,但是真正有原創性的應用并不多, 我們很多在用的工藝是在別人的基礎上照搬或者進行了一些小的改進而已。如果我們有一大批有志于開拓激光應用的工程師們,加上激光器成本和價格的下行,我們的應用領域會越來越廣泛,對激光器的需求也會越來越大,就能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5. 《激光制造商情》:我們了解到您在國外從事激光行業多年,近年來才回到國內。請談談國內外超快激光行業發展的差距。

顧博士:來國內工作快2年了,我深深被國內激光領域的活力所感染,也深深地被員工的努力和積極工作所感動,這是我在國外20年沒有看到的(也許歐洲會好一點)。但另一方面,我也確確實實地感受到國內產品的急于求成和粗制濫造,對材料浪費的麻木讓我無語。在這點上國外的理念我覺得更合理一些。要做出跟通快一樣好的激光器,我覺得工程師們的潛心鉆研是必須的。對剛進職場的年輕工程師我經常講的一句話就是:戒掉浮躁及僥幸心里,踏踏實實做好每一件小事。這是一個人的態度問題,中西方有差別。

今年2月份我參加了美國西部光電展的幾場學術報告,歐洲這幾年在超快尤其是飛秒激光器方面取得的成就讓我驚嘆和佩服。在這方面他們比中國要快至少5年。我認為他們能取得這些成就得益于歐洲把大的政府項目開放給有實力的企業,讓企業參與其中。不僅使企業的研發實力大大提高,同時能夠把新的技術快速應用到最新的產品中從而形成良性循環。

6.《激光制造商情》: 2019年,天津凱普林公司在超快激光的技術、市場發展側重方向是什么,公司發展目標是什么?

顧博士: 我們公司在超快激光的技術發展的側重方向是:做別人沒有的,著重在高功率、高能量的產品上做好做穩,不在低端產品上跟別人爭市場。

在市場發展的側重方向是:重視現有應用,合作開拓新的應用領域。

公司發展目標是:在2019年能活下來;能讓客戶和同行了解我們、認可我們。

謝謝大家。

2019新版跑狗图129期